当前位置:

第十一章 会审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

    永久网址,请牢记!

    海边的人在牛炎和独孤千叶离开后并没有离开,虽然看不见两人打斗的情况了,但是看天边一会儿乌云密布,一会火光冲天的,大家的心都揪得紧紧的。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牛元看着他们紧张的样子,说:“哈哈,你们现在紧张也没有用了,百里邪死定了。她肯定打不过我弟弟的。”

    “你不想死最好闭上你的臭嘴!”桑雨一脸阴冷地看着牛元,说,“老大会回来的,你再说话我特么现在就灭了你!”

    牛元被桑雨瞪得缩了缩脖子,看到莫尔斯帝国的人都瞪着他,他赶紧闭嘴闪到了一边去,躲在了神殿那些人的后面。现在牛炎不在,他可打不过他们。

    海上的乌云散开,太阳光又照射到海面上。大家知道天边的打斗结束了,不知道谁输谁赢。

    “百里邪呢?”雨霸天来到城外,找到留在海边的人。

    “风殿主。”

    神殿的人看到雨霸天,纷纷朝他行礼。四大帝国的学生也知道了其身份,纷纷对他行礼。看到风殿殿主出现,大家都很意外,不是说他闭关去了吗,怎么又跑过来问百里邪了,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百里邪呢?”雨霸天不理众人,再次问道。

    躲在人群后面的牛元跑到前面来,笑嘻嘻地说:“风殿主,百里邪和我弟弟打架飞到海上去了,想必,百里邪现在已经被我弟弟打死了。”

    雨霸天平时就看牛元不顺眼,现在再想到都是因为牛元,牛炎才没命的,一看到牛元上来回话,雨霸天一脚踹了过去,把他踹到地上爬不起来。

    “放屁!他的命牌都碎成粉末了!都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不学无术,一天到晚给你弟弟找事!等我收拾的百里邪再来收拾你!”

    牛元冷不丁地被踹了这么一脚,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雨霸天的话,整个人直接蒙在那里,连起身都忘了。

    不止牛炎,海边所有人都被雨霸天的话惊住了。神殿的人都知道牛炎的实力有多强悍,可是居然被灭得渣都不剩,而且还是在神殿总殿的势力范围!这百里邪的胆子也太大了!

    莫尔斯帝国的学生也被惊呆住。他们一直知道老大厉害,没想到她连幻皇都给灭了!真的是太强悍了!不过知道独孤千叶胜利,却没人高兴得起来,这在别人的地盘把人家的少殿主给灭了,还是灰飞烟灭那种方式,接下来可怎么办!

    雨霸天看到他给自己徒弟配的幻兽,杀气四溢!三条尸体在海滩上显得有些触目惊心!因为火龙之前就已经出气多进气少,所以大家都没注意到它已经断气了。他死死地望着海面,打算等独孤千叶一来就一巴掌拍死她,再把她的尸体扔到河里喂鱼以泄心头之恨!他站在那里,散发出强烈的冷气,弄得在场的人连大气也不敢出。莫尔斯帝国的人都是一脸担忧,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不知道改怎么办。

    还好小九和小银在胜利之后就跑了,估计是接到独孤千叶的命令藏起来了,不然要是被雨霸天抓住,肯定会先拿他们出气的。

    这时,从城里出来一批人,走在前面的是风间和雷殿少殿主雷彬。后面跟着的都是雷殿的执法者。人群了的苍谨人才雷彬就是昨晚在雷殿审讯犯人的人。

    “风少殿主,雷少殿主。”众人向风间行礼。

    此时风涧脸上没有了平时的笑容,他和雷彬来到雨霸天身前。雷彬行了个礼,说:“雨殿主,殿主说了,百里邪不能杀。需交由我们雷殿处理。”

    “哼,不可能!今天不杀了她,难泄我心头之恨!”

    此时的雷彬也不像昨晚那样阴柔,他看着雨霸天,说:“殿主说了,这是命令,让您遵守。”

    雨霸天不理会雷彬,依然望着海面,显然并不打算听从这个命令。雷彬也不气恼,退后一步,和风涧一起站着,一起望着大海。他很好奇,那个敢在神殿地盘杀掉神殿少殿主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牛元还没从失去弟弟的打击中回过神神来,趴在地上发呆,因为平时人缘不好,也没人去搀扶他起来。四大帝国的人有的替独孤千叶担心,有的则在心里幸灾乐祸。桑雨更是要哭出来了,要是不因为她和母亲,独孤千叶也不会和牛元对上,也就不会因此和牛炎结仇,也就不会和神殿作对了。

    雨霸天依旧杀气腾腾地望着海面,等着独孤千叶出现后第一时间将其灭杀。到时候人已经死了,殿主也不会再说什么了。

    风涧此时的心提得高高的。他早上才和独孤千叶说找个理由去神殿的监牢看看,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找事儿了。可是这事儿也太大了吧?!

    雷彬等其他人则是一脸期盼地等着独孤千叶出现,想看看到底何许人也有如此大的胆量。

    这一等就一个小时。

    “她这不是逃跑了吧?”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打破了海滩上的压抑气氛。

    “有可能哦,比较杀掉了雨殿的少殿主,这个罪名可不小。就算她赢了,回来还是难逃一死,还不如趁机跑了再说”有人附和道。

    “不一定,听说这个百里邪很重义气的。她不回来,莫尔斯帝国的人肯定会跟着遭殃。”有人说。

    听到大家的议论,莫尔斯帝国的人都在心里默默的说:“老大不要回来了吧。”

    “她要是不回来了,我就让莫尔斯帝国所有人给她顶罪!”雨霸天听到大家的谈话,说道,还看了一眼莫尔斯帝国的学生。

    他的眼锐利如鹰,还是带着杀意的鹰,看的大家毛骨悚然,莫尔斯帝国的人却没一人因此而胆怯。就算是被老大连累,也没有人说一句与我无关。

    就在大家以为她已经逃跑了的时候,独孤千叶终于出现在大家的实现。她站在七彩凤凰的身上,嘴角微翘,毫无畏惧地望着海边的人。

    “回来了!”

    “真的回来了!”

    “她居然敢回来,胆子也太大了!”

    看到独孤千叶的身影,海滩上的人纷纷议论,有说她胆大的,居然不怕神殿处罚。有说她愚蠢的,这么好的机会都不逃走。

    在看到独孤千叶的时候,雨霸天就快速朝她飞去,同时手上凝出幻力攻向她。莫尔斯帝国的人都吓得大叫“不要!”

    风涧看到雨霸天飞了出去,本能地想上前去,但是看到独孤千叶自信的眼神,又止住了。

    所有人都以为独孤千叶这次死定了,不管她实力再强,对上幻尊,那都是没法比的。莫尔斯帝国的人有的都闭上了眼睛不敢看。单惊天和夜沧澜她们甚至冲到海里,大喊不要。海水淹没了她们的膝盖,吞噬了她们的反抗。

    就在大家以为一起不可挽回的时候,漫天火雨朝雨霸天袭去,同时一道幻力打散了攻向独孤千叶的幻力。雨霸天没有防备,被少许火焰烧了衣角。

    所有人都被这一转折惊得收不拢下巴,莫尔斯帝国的人更是长长的舒了口气。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一个人影飞到独孤千叶身边,抵挡住了雨霸天的袭击。

    “校长,是校长来了!”

    “校长来了,老大有救了!”莫尔斯帝国的人高兴地叫道。

    雨霸天看着站在独孤千叶身边的谢平,没想到对方会在这里出现。

    “谢平,你居然敢到神殿来!”雨霸天一开口,显然和谢平是旧识,只是那语气的却不是老朋友见面时的高兴。想必两人有旧仇!

    果然,谢平的话证实了大家的猜想。

    “怎么,小虫虫,上次输给了我,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啊!”谢平依旧是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

    不过虽然说话和往常差不多,但是谢平此时的心也是吊着的。他刚吃了午饭回到自己的屋子,打算再用精神力探索一下周围的布置,就听到通讯石滴滴的响,接着独孤千叶告诉了一个让他都为之惊吓的事实——她把雨殿的少殿主烧得灰飞烟灭了!

    一直觉得自己够疯狂,够不按常理出牌,够让人头疼的了,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认的这个干孙女比自己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神殿的地盘上,少殿主说灭就灭了,这是在考验他脆弱的心脏啊!

    随后独孤千叶告诉他早上和风涧的交易以及风涧说的那个秘密关押外人的监牢,说她打算到利用这个事情去看看有无他们在不在那里。

    “你这是胡闹!”谢平被独孤千叶的话气得差点捏碎了通讯石,“你就这么灭了人家的少殿主,你怎么知道神殿的人不会立刻杀掉你为牛炎报仇?!”

    “他要杀我,我难道不反抗让他杀啊?”独孤千叶说,。“神殿最近忙着准备十年一度的大祭祀,规定是不可以杀人的。而且我再怎么说也是莫尔斯帝国的定国侯,她不可能直接就把我杀了,再怎么也要等到祭祀后和陛下说清楚原因才行。这段时间我们要好好利用才行。”

    祭祀的事情是风涧告诉她的,他还说,为了这次大祭祀,外面的分殿的殿主都要回来。

    “那你打算怎么做?”谢平被独孤千叶气的不行,却又无可奈何。

    “这件事恐怕神殿现在都知道了,神殿一定会派雷殿的人来抓我。现在最怕有人在我回海边的时候对我下手。所以,嘿嘿……”

    “所以你想让我去海边给你保驾护航!”谢平气的吹胡子瞪眼,说:“你还有多久回来?”

    “我现在正在海面上到处转悠,准备去接小银和小九。到之前给你说啊!”独孤千叶说完,收起通讯石,让小火悄悄绕到圣灵岛的另外一边,去接小银和小九。然后又绕回之前离开的方向,让大家以为她才回来,并提前通知了谢平。

    这才有了谢平千钧一发的救人一幕。

    雨霸天看到谢平无耻的脸,冷哼一声,说:“当年要不是你使诈,又怎么会比我先一步得到茯明果,我又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突破。我没找你麻烦,你倒是跑到我的地盘了!”

    当年谢平和雨霸天都到了突破边缘,两人在苍茫山脉同时找到了助人突破的茯明果。茯明果是上品灵果,可以助人突破劲瓶,但是每次只有一颗果实。而且有着高阶幻兽守护。谢平和雨霸天约好谁得到就归谁,谁知道谢平使了小计谋,让雨霸天和守护兽打了起来,而他趁机得到了茯明果,突破了幻尊。以至于谢平后来在幻力修炼上总是领先雨霸天一级。

    “我那叫智取!”谢平反驳道。

    “哼,我今天不和你算当年那笔帐。这人杀我徒弟,我今天一定要取她性命,你让是不让?”

    雨霸天话落,谢平翻了一个白眼,说:“她是我孙子,你说我会让开吗?你想取她性命,先过了去这关才行。”

    “那就别怪我了!”

    “谁怕你?!不要忘了,你可比我第一级。”

    眼看空中两大幻尊就要打起了,下面的人紧张得不行。就在双方都要动手的时候,城里又一幻尊威压袭来。一道白色人影几乎是瞬移来到谢平和雨霸天中间,阻止了二人动手。

    “雷殿主来了!”神殿的人惊呼,道破了来人的身份。

    没想到今天的事情居然让3个幻尊聚到一起了。

    “祭祀在即,所有神殿弟子不能杀生,雨老弟,你莫不是忘了?”雷凤起表情冷淡地望着雨霸天。

    毫无感情的样子,一看就是雷殿出品。独孤千叶在谢平身后腹语。

    “可是……”要是只是雷彬,他可以忽视,但是,没想到居然连雷凤起都出动了,再不愿意,他也得给雷凤起一个面子,而且谢平在这里,他也没有把握能杀掉独孤千叶。雨霸天不甘心地瞪着独孤千叶,恨不得拆她入骨,饮她血肉!

    对于雨霸天的恨意目光,独孤千叶淡定地忽视了,现在没有杀了她,以后再想杀她就难了!

    她跟着谢平来到地面,小火回了炼妖壶。以前大家只知道独孤千叶的本命幻兽是一只鸟,现在才知道小火居然是凤凰,而且还是彩色的凤凰!

    “老大!”

    “老大!”

    独孤千叶来到地面,莫尔斯帝国的人都来围住她。一来表达一下自己做飞车一般的心情,一边也是怕雨霸天突然袭击独孤千叶。看到大家担忧的表情,独孤千叶冲他们点点头,表示自己没事。看到桑雨红红的眼眶,她拍拍她的手,安抚她自责内疚的心。

    “谢尊者,百里邪我就带走了。”雷凤起对谢平说,“殿主自会给你们一个公正的结果的。”

    “我想我还是跟你们一起比较放心。”谢平看着依旧杀意不减的雨霸天说。

    “哼!”雨霸天冷哼一声,转过去不看谢平。

    “校长,我们也要去!”莫尔斯学生坚定地说。

    雷凤起看了他们一眼,说:“既然你们来者是客,可以跟着去。但是能不能进去就看你们的运气了。”说完,转身朝城内走去。

    雷彬走过来过来,说:“百里公子,走吧。”

    独孤千叶看了雷彬,认出他就是昨晚那个人,心里暗暗说了句娘炮,举步朝城里走去。其他人则跟在独孤千叶身边。

    一行人来到城中心,路过祭坛的时候,独孤千叶看了上面黑色柱子一眼,又淡淡地收回自己的目光。

    不一会儿,雷彬带着独孤千叶到了神殿殿主所在的院子。门口的侍卫说:“殿主有令,只能谢尊者和百里邪可以进去。其他人止步。”

    这时神晚晴从里面走出来,对着人群说:“出了这个事情,大家心里都不好受,神殿会给大家一个答复,目前绝不会要百里公子的性命的。另外,殿主邀请大家在10天之后参加我们十年一度的大祭祀,那将是神殿十年以来最热闹的日子。大家都累了一天,现在都回去休息吧。”

    说完,神晚晴又对着谢平说:“谢尊者,请。”

    给了大家一个放心的眼神,独孤千叶和谢平一起进了神殿大门,正式开始与神秘的神殿殿主打交道了。

    神晚晴领着谢平二人来走向神殿的会审堂。这里是整个神殿权利的最终统治点,所有的权利都抵不过这里发出的一道指令。

    “你胆子真不小。”神晚晴趁着走路的时候给独孤千叶说。

    “我的胆子一向不小。最近也有不少人给我说我胆子大,呵呵。”

    “哼!我可不是在夸你。”神晚晴说,随后状似无意地说:“要不是我们现在忙着祭祀的事情,杀人是对神主的不敬,你早在海边就被杀了。”

    虽然神晚晴说的随意,但是独孤千叶感觉她是特地提醒自己似的。虽然自己知道这个事情,但是对于神晚晴此时的好意独孤千叶还是接受了。神晚晴后来才知道自己因为今天的善因,得到了一个善果。

    会审堂很快就到了。说是会审堂,布局其实和一般客厅差不多。最前方放置了一个凳子,然后两边各放了5根,简单至极,和神殿奢华风格很不相符。

    神晚晴领着谢平和独孤千叶进去后,来到下方的一个凳子上坐下。谢平进来后,有侍女为他迅速端来一个凳子。

    独孤千叶作为会审对象,当然是没有坐的资格的。她扫了一眼上面的人,大致记在了心里。

    四殿殿主居然全部到齐,四大少殿主现在少了牛炎,其他三人也都在,另外就是神殿圣女神晚晴。两个孔凳子,一个是牛炎的,另外一个应该就是圣子云锦的。

    雷殿殿主和雨殿殿主她都已经见过,另外两个,一个和风涧装逼的时候有四分相像,想必就是风殿殿主风涞。另外一人穿着火红的衣服,而不是神殿要求的统一白色,这应该就是火殿的殿主火修。火修在独孤千叶进来的时候看了她一眼,眼里有丝疑惑,随即又黯淡下去,转眼不再看她。

    雷彬和风涧比独孤千叶早来,现在已经在他们的位置上坐好。另外一个人自然就是火殿少殿主火羽了。火羽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连独孤千叶进来都没有抬眼看一下。

    “殿主到。”这是门外传来一道通报。神殿的人全部都起身迎接,独孤千叶根本就没坐,所以无所谓。倒是谢平有些不乐地扭捏了两下。

    外面走进来一个男子,及腰的长发随意披在脑后,却更显得超凡脱俗。路过独孤千叶身边的时候顿了一下,但是并不明显。

    神星宗来到最上面的位置上坐下,朝大家示意,四殿殿主和少殿主才跟着落座。

    神星宗看着站在下面的人,这就是莫秋水和独孤逸轩的种,那个曾经的废物,现在的天才?看她那小小的身板,没想到居然连牛炎都给灭了。牛炎他可是知道,已经晋级幻皇好多年了,这个独孤千叶能把他给灭杀,那她的实力就不是四大帝国比试表现出来那样子了。但是她的年龄摆在那里,曾经还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纵使她实力不若,打败牛炎肯定还是依靠了其他的什么。

    神星宗看着独孤千叶,并不开口。独孤千叶也望着他,和他对视着。这个神星宗看似圣洁不然,其实心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不然也不会饲养猾归那样的凶兽了。

    “你为什么要杀我雨殿少殿主?”最终,还是神星宗先开了口。

    “他要杀我,我不反抗,难道站在那里让他杀不成?”独孤千叶回答,似乎神星宗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哼,我弟子要杀你,那是你的福气,就该乖乖的站在那里让他杀。”雨霸天听到独孤千叶的话,说。

    “嗤,”独孤千叶嗤笑一声,说:“老头,你没病吧。难道修炼的时候把你的脑袋修坏了?难道有人要杀你的时候,你就是站在那里让别人杀的?难道现在的不是人,而是——鬼魂?”

    “放肆!”雨霸天被独孤千叶的嘲笑气红了脸,一把拍碎了旁边的茶桌。

    “我哪里放肆了?”独孤千叶并没有被雨霸天吓住,说:“你问问其他殿的殿主,哪里有人会等着别人来杀自己不反抗的。你这不是脑子坏了是什么。神殿主,我建议你还是让火殿主给雨殿主看看,要是脑子真有毛病,赶紧医治医治,兴许这脑残的毛病就给治好了!”

    “噗——”

    风间、雷彬和神晚情笑出声来,看到场合不对,都低下头去。火殿殿主看了独孤千叶一眼,便将目光投向自己手里的茶杯,不知道在想什么。火羽的思路被打断,索性开始关注起独孤千叶来。

    神星宗看着独孤千叶,说:“你胆子很大。”

    独孤千叶轻轻一笑,说:“我胆子大不大,全看别人要不要我胆子大。要是胆子大了能活命,大点又何妨。”

    胆子不大,她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那你可知杀我神殿少殿主可是会有什么下场?”神星宗问。

    “有什么下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不杀他我会有什么下场。”独孤千叶回答。

    神星宗听了独孤千叶的回到,不再对她提问,转而对神殿的人说:“你们觉得应该怎么办?”

    “要我,直接杀了个我炎儿报仇。”雨霸天已经念念不忘取她性命。

    其他人沉默。

    “听说你们的大祭祀要来了吧?你打算在这段时间杀人吗?”独孤千叶幽幽地说,笑容甚是灿烂,气的雨霸天心也疼,肝也疼。

    “凤起,你说呢?”

    “大祭祀前的确不能杀人,不然就是对神主的不敬。”雷凤起回答说,“而且百里公子还是莫尔斯帝国的定国侯,也不能随意就杀了。我看先让她去无忧小岛住几天,等大祭祀结束之后,我们和莫尔斯帝国商议一下,再行定夺比较好。”

    雷凤起提到无忧小岛的时候风涧身子顿了一下,独孤千叶便知道那就是关押外人的地方,也就是她将事情闹大的真正目的地了。

    神星宗看了一下其他人,发现大家都同意,只有谢平一人拿了掏耳朵的在哪里捣腾,没有反应,遂问道:“谢尊者,你可有什么意见?”

    谢平取出掏耳棒,说:“你们的地盘,我们能说什么?就算我们真的有什么异议,说了有用吗?”

    “呵呵,”神星宗笑出声音,悦耳动听,他看着谢平,轻轻说道:“没用。既然这么决定了,百里邪,那就委屈你在无忧小岛上住上几天了。一会儿凤起你把她带过去。好了,都散了吧。”

    神星宗说完就离开了会审堂。随后雨霸天噌得一下站起来,气冲冲地回去了。走过独孤千叶面前的时候,狠狠得看了她一眼,说:“就再让你多活几天!哼!”

    火修路过独孤千叶身边的时候,顿了顿,然后大步离开了。火羽跟在他后面,还在思考之前那个问题。

    大家都离开之后,谢平对独孤千叶说:“有什么事就给我说。要是被谁欺负了,狠狠得揍回去,知道不?”

    独孤千叶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雷凤起来到独孤千叶身边,说:“胆子的确很大。”然后召唤出一只火烈鸟,硕大的身躯,红色的羽毛如同一团红色的火焰。雷凤起拉着独孤千叶上了火烈鸟身上,朝着无忧小岛飞去。

    神星宗在院子里站着,看着独孤千叶越来越远的身影,想象着那个伟大的计划,平静的双眸迸发出一丝嗜血的波动。

    简单的会审就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即使独孤千叶杀牛炎是因为对方想杀她,依然没有其他余地。要是一般人可能就是等待,等待大祭祀,等待和莫尔斯帝国商量却依然同样的下场。可惜独孤千叶不是一般的人,她势必会搅得神殿天翻地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