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章 隐藏的危机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

    永久网址,请牢记!

    不知道自己离开了多久,当意识回到自己的身体,独孤千叶终于又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请使用

    访问本站。

    “姐姐,姐姐。”

    独孤千叶还未睁开眼睛,便听到小火的呼唤。

    “千叶真的醒了吗?”莫子卿来到独孤千叶面前,不确定的问。

    “醒了,肯定醒了。我都能感知到我和姐姐的联系了。”小火肯定地说。

    独孤千叶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四双担忧的眼睛。

    “姐姐,你终于醒了。呜呜,吓死小火了。”小火看到独孤千叶真的醒了,一下子扑到她的怀里。虽然刚刚她很肯定独孤千叶醒了,但是现在看到她睁眼,她的心才真正放下了来。

    “唔,”独孤千叶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问道,“现在过去多久了?”

    “已经一天一夜了。”莫子卿回答到。

    “一天一夜……”独孤千叶呢喃,没想到自己经历了前世一生近二十年,在这里不过才一天一夜。

    “姐姐,你出什么事了啊,你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我还联系不到你。知道你用了金火,急死我了。你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

    听到小火的问话,独孤千叶想起了自己在幻境里经历的。前世的种种,虽然现在自己可以回避,却从来不曾忘记,一直存在她的记忆深处。对前世父母的想念,对独孤千岚和男友的恨,对如烟的愧疚,一切的一切,原来一直都在她的心里。

    而翻出这一切的就是现在在她耳朵上的这颗石头。她伸手摸了摸右耳,绛域就穿在那里。

    “咦?姐姐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耳钉?刚刚还没有的。”小火顺着独孤千叶的手看去,惊讶地问。

    独孤千叶抱起小火,给大家解释道:“我昨晚到现在是被困在心之幻境里了。”

    “心之幻境?你真的困在幻境了?”莫子卿说。

    “是的。”独孤千叶点头,说,“一切都是因为绛域。这片灵雾就是他以前在玄月大陆无聊的时候弄出来的。”

    远古时候,创世神带领的部下分为两个派别,一个是以XX为代表的正义的一方,另一边则是以XX为代表的行事狠辣的一方。以前创世神还在的时候,还能抑制双方较为和睦的相处。在她离世后不久,双方就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这次大战持续的几百年,最终因为XX一方阴险狡诈,XX一方的人和神兽许多都陨落,剩下的人不敌,只好过着躲避的生活。

    而因那场大战太过浩大,伤及了世界的根本,致使远古气息日渐衰落,最终形成现在的世界。许多远古时期的文明也渐渐衰落下来。

    绛域就是在创世神那个时期的成形的一块幻石,但是一块石头却孕育出了两个生命,他和绛狱。因为共生一体,他俩都是不离不弃。几百万年来,绛狱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只有少许时候清醒。而绛域则喜欢到各个世界转悠,设置各种障碍什么的愚弄别人。灵雾区就是他在玄月大陆留下的,在灵雾里,他能轻易将人的意识拉到心之幻境。

    独孤千叶和绛域契约,这些关系也就知道一些大概。她没有说自己在幻境里经历了什么,只是把绛域给他们说了一下,然后便让谢平和莫子卿回去休息了。

    “神火拥有者,居然这么小?”

    谢平和莫子卿离开后,绛域便出来,看到小火因为刚刚哭过而红扑扑的小脸,有些诧异。

    “小又怎么了,小我也能把你烧了。看你那骚包样!”小火虽然不知道绛域说的神火是什么,但是感觉他就是在笑话自己,遂出声威胁道,还放出金火来。

    “呃,我又没说什么。”绛域郁闷啊,自己最怕的两样东西,居然全在独孤千叶这里,这让他以后怎么活啊?!

    “你说的神火是怎么回事?小火只知道她的火焰是凤凰金火,你怎么说是神火?”独孤千叶问。

    绛域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说:“其实她的火还算不得真正的神火。真正的神火是远古神兽朱雀的火焰。朱雀当初用它的火焰焚烧世间的黑暗,被成为圣火,也被称为神火,因为它也是所有火焰的鼻祖。但是小火只是有着朱雀的一丝血脉,算不得朱雀真正的后裔,所以凤凰金火也算不上神火。但是金凰也的确是现在世界血脉与朱雀最相近的,所以以后有机会也许能进化为朱雀也不一定。到时候金火也就算名副其实的神火了。”

    一口气说完一大段话,绛域给自己倒了杯茶。看到独孤千叶还想问什么,他赶紧说道:“其他的不要问了啊,问了我也不会说的。有些事情现在说不得。”

    独孤千叶和小火郁闷地望着绛域,看得他心情大好。他伸出自己的右手,自言自语:“要是我这手能好,说不定我能想起些什么。”

    擦,这不是红果果的威胁么?!

    “是吗,既然姐姐让你的右手伤了,我是不是该给你左手也来一下,这样就对称了。”小火甜甜一笑,问。

    开玩笑,她可是小霸王一枚,怎么会容他威胁?她虽然小,但是她还是知道有些事情可遇不可求的。

    “呃。”绛域讪笑一下,说,“我觉得我还是回本体里比较适合养伤。”

    不等二人回答,他快速地回到独孤千叶耳朵上。

    独孤千叶随后又去了炼妖壶一趟。她这次的事情肯定让里面的人担忧不已,进去给大家报了个平安。

    “笃笃。”

    独孤千叶刚出来便听到有人敲门,她开门,看到风涧站在外面。她把他让进屋,关门的时候问:“这么晚来,有事吗?”

    没有外人在,风涧便不再伪装,他坐椅子上,背往后靠,翘了个二郎腿,拿出一个灵果,一边吃一边说:“也没什么事,听说你醒了,过来看看。”

    “你这像是看望人的吗?”独孤千叶也不理会风涧,走到他对面坐下。

    “怎么不像了?”

    独孤千叶懒得理会他,问:“你不是暗阁的三当家么,怎么跑到神殿当了风风殿当少殿主了?”

    “这个啊?这个是这样的,就是……不能说的秘密。”

    风涧神神秘秘地说,结果最后来了一句秘密,把独孤千叶气的不轻,今天遇到的人怎么都这么欠揍?

    “那你说你到这里来到底干嘛的?”

    “其实我真的是来看你的。顺便告诉你,我们明天就到神殿了。我们阁主给你的生日礼物你看了没?”说到后面,风涧有些严肃了,“不管你去圣海城是做什么,一定不要低估神殿的实力。有困难就找我。暗阁的人借你调遣。”

    “嗯?为什么?”独孤千叶问。

    “什么为什么?”

    “不是传言暗阁的人心狠手辣,冷血无情吗?我们好像并不熟悉,你们暗阁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身上有什么是你们想要的?”

    “咳咳,咳咳。”风涧被灵果呛了一下,说,“哪有什么秘密!要是一般人,我们当然不会在乎她的死活,你可是我们暗阁未来的阁主夫人,我们当然要保证你的安全了!”

    “噗。”这回轮到独孤千叶惊讶了,刚刚喝到嘴里的水全喷了出来。“阁主夫人?什么阁主夫人?”

    “我们阁主说他的初吻都给你了,你要对他负责。这样你当然就是我们的阁主夫人了。”风涧贼兮兮地说。

    说到那个吻,独孤千叶气不打一处来,对着风涧大吼:“你回去告诉他,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好啊,我一定把你这句话带到。看你这么精神,想必没什么大碍,我就先回去了。”

    风涧心情极好地离开了,看独孤千叶这个态度,某人想要追的话,道路漫长啊。不过以他的腹黑和死皮赖脸的程度也不一定,不过还是能让他好好郁闷一番。为什么想到他郁闷的脸他就开心不已呢?呃,看来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当损友,哈哈哈哈!

    按风涧所说,船只在第二天早上离开了灵雾区,在傍晚的时候到了圣海城所在的圣灵岛。

    圣灵岛位于一片群岛的中间,是这片岛屿里最大的一个,算起来比菩城面积还要大上许多。圣海城就坐落在圣灵岛上,城里的居民几乎都是神殿的弟子,或者是对神殿贡献比较大的人的家属,比如牛炎的哥哥,那个和独孤千叶有过冲突的牛大师。当然,因为他自身也是炼丹师,不仅仅是家属这样简单。

    可以说,整个圣海城就是神殿的大本营。

    圣灵岛周围的群岛上也居住了一些居民,他们都是千百年来神殿弟子的后辈,因为天赋不好或者根本就不能修炼,没有资格住在圣海城,所以被安排居住在那些小岛上。如果遇到天赋很好的,又再次提拔上来,来圣海城生活。

    船还没有靠近圣灵岛的时候四大帝国的学生就都到甲板上来了,远远地望见那座华丽得像宫殿的城市,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庄严而又神圣,大家心里一阵激动。这就是神殿的总殿,一直以来神秘的总殿!

    回想一路遇到的惊险,不管是海幻兽袭击,或者是大漩涡灵雾区,没有神殿的人带路,要想找到这里,简直比登天还难。难怪即使神殿在玄月大陆成立了数千年,分殿遍布整个大陆,除了总殿弟子,没有人知道总殿在哪里。

    独孤千叶站在人群里,看着高耸入云的围墙,心里的担忧更胜以往。

    母亲,外公,有无爷爷,还有校长,你们是不是真的在这里?

    船最终到达圣灵岛码头的时候天色也很晚了。风殿的人在将四大帝国的学生接到圣灵岛就完成了任务。下面负责接待的是雨殿的人。

    风涧在独孤千叶下船的时候悄悄地给她说了自己院子的位置,然后便带着风殿的人离开了。

    神晚晴在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才出来,被雨殿的一个弟子叫住:“圣女殿下,殿主吩咐,让你回来了就去找他。”

    那人说完便以要招待四大帝国的学生为由急急地离开了。圣女殿下虽然地位很高,人也漂亮,但是就是太过喜欢战斗,闪得不快,就会走不了啦。

    神晚晴没理会那个雨殿的弟子,看了看快要湮没在夜色中的城墙,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她才向城中心走去。

    雨殿的人将四国学生和老师安排在了迎客院。这里是圣海城特意为客人准备的院子。虽然神殿的客人不多,也许几年也不会有一个,但是院子还是修葺得很大,房间众多,即使一人一间也还有空余。每间房子的布置奢华却不俗气,秉承了神殿一贯的风格。

    雨殿的人安排好住处后对四大帝国学生说:“殿主吩咐了,你们一路辛苦,今晚就先在这里休息,明天会安排你们在城里参观。早上9点的时候会有车来接你们。”

    迎客院设置有专门的厨房,大家吃了晚饭后都各自回房休息了。

    城中心最大的一个院子,守门的侍卫看神晚晴走来,神色恭敬地说道:“圣女殿下,殿主说了,你回来了直接进去就行了。”

    “我知道了。”神晚晴点点头,走了进去。

    这里虽然只有殿主一个人住,但是确实整个圣海城最大的,她走了足足有20分钟才到达里面的正屋。还没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进来吧。”

    神晚晴想要敲门的手顿了一下,推开了大门,里面一个华丽软榻上盘腿坐着一个四十出头的男子。男子五官俊秀,披着一头丝绸般的长发,着一袭白衣,闭着眼的时候看着很是温和,但是他双眼睁开,却是如鹰一般的锐利。他便是神殿殿主神星宗。

    “父亲。”神晚晴对着神星宗行了一个礼。

    外人只知道神殿有个圣子,却不知还有个圣女。而神殿的人知道圣女,却不知道她就是神殿殿主的女儿,而且还是私生女!

    “回来了?”神星宗望着眼前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儿,眼里闪过一丝晦涩的光芒。

    “是。”

    “你现在是越来越胆大了,和人切磋的时候也越来越不知道分寸了。那片竹林是你娘生前最喜欢的地方,你居然把它毁了。”神星宗语气严厉地说。

    面对神星宗的指责,神晚晴只是低头不说话。她不会告诉他自己是故意选在那里和云锦比试,只因为她想毁了那竹林。什么那是神殿殿主最喜欢的竹林,他经常去那里,只是因为那里困着一个女人,一个为他付出生命却从来不曾见过外面世界的可怜女人。

    她在神殿的身份是殿主带回来的女孩,可是她从小到大都是在圣海城长大的。5岁以前是在那片竹林里,5岁以后却再也不允许踏进那里。后来她才知道,她的母亲已经死了,死在那个困住她一生的竹林里。

    看到神晚晴低头不说话,神星宗也不忍心再责骂她,叹了口气道:“你也是二十几岁的姑娘了,不要老是做那些没分寸的事情。你想提高自己,和殿里的人比就可以了,不要再去海上。要是出了什么危险怎么办?以后不许随便出海,知道吗?”

    “知道了。”神晚晴回答道,顿了顿,她说:“你上次给我的鞭子被毁了。”

    “什么?那可是圣器!怎么毁的?”

    “和别人切磋的时候毁的。”

    “哦?除了云锦,居然还有你打不赢的?我猜猜,是那个百里邪吧?”神星宗除了刚刚惊讶了一番,神色很快恢复过来,甚至对神晚晴打不过对方有些感兴趣。

    “你怎么知道?”

    “你不过出去一趟,能接触到的人不过就那些学生,而他们里面能让你有兴趣一战的,除了个人比试的第一名还能有谁?好了,既然鞭子毁了便毁了,谁让你技不如人。没事就下去吧。”

    神晚晴退了出去,神星宗来到内屋,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个水晶球。他拿出水晶球,往里面注入幻力,不一会儿,一个虚影就出现在他面前。神星宗看着眼前高贵的女子,缓缓地拜了下去。

    “你决定了?”虚影看着神星宗,问道。

    “是的,我决定了。”

    “她可是你的女儿。”

    “她本来就是为了神主的大事而存在的。”神星宗没有感情地说,“当初我找了这么多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声的女人,没想到只有她母亲才成功生下带着煞气的女儿。说明这都是她的命。”

    “既然如此,那你准备解开她体内的封印,还有启动仪式的事宜吧。”神主冰冷地说。

    “是。”神星宗说,“对了,百里逸轩的女儿今天到圣海城了。”

    “莫秋水那个贱人的女儿?”说道莫秋水,神主脸上闪过一丝阴冷。

    “是的。”

    “不是说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吗?你怎么让她来圣海城了?”

    “她现在能修炼幻力了。而且以百里邪的名义夺得了四大帝国比试的第一名。”神星宗解释道:“神殿邀请比试前三前来参观,她也就来了。”

    “是吗?既然如此,就让她做仪式的另外一个祭女吧。反正只要一个带着煞气的祭女。”莫秋水,我现在不能杀你,那你就先尝尝失去女儿的痛苦吧。

    “是。”

    神星宗恭敬地说,然后恭送神主离开,再把水晶球小心地放到盒子里收起来。然后不惊动别人,一个人飞去了一个离圣灵岛不远的荒芜小岛。

    第二天一早,四大帝国的人便起床了。单惊天更是早早地来到独孤千叶的房间把她叫了起来。

    “大哥,你怎么这么早?”独孤千叶对于喜欢赖床的人早起感到非常惊讶。

    “嘿嘿,我来找你当然是有事啦!”单惊天神神秘秘地说。

    “有什么事要你一早来说?”独孤千叶问。

    单惊天把头探出去左右看了看,然后把门一关,戒指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盘幻兽的肉,说:“昨晚太晚了,我就没找你啦。兄弟,你来给我烤烤这个,看看这肉烤得好吃不?”

    独孤千叶被单惊天一系列动作弄得满脸黑线,。她以为他有什么事情给她说,好神神秘秘的,没想到居然是想让她大早上给他烤肉!

    “你这是什么肉?”独孤千叶看着盘子里的肉问道。

    “嘿嘿,这个是海幻兽的肉。上次战斗掉到船上的,我偷偷地收起来了,就等着下了船让你给我烤呢。”单惊天一脸馋相,说:“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我都吃过了,就是没吃过这海里游的。兄弟,你就满足我一下嘛。”

    深呼吸三次,独孤千叶拿起桌子上的盘子,放到单惊天手上,然后开门,连人带肉地推了出去,然后砰地一下把门关了。单惊天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在门外了。

    “哟,你这是唱得哪一出啊?”

    夜沧澜的声音传来,单惊天转过去一看,莫子卿、贺岩、龙翔、莫风都在,看着他手里的肉都笑起来。

    “怎么样,我就说他是来找千叶弄吃的了吧?”夜沧澜笑着说。她可是看见他偷偷地收起了海幻兽的,“来来来,愿赌服输,一人10个金币。”

    “你们居然拿我做赌?”单惊天扔掉手里的盘子便朝着几人扑过去。

    “这城在海上,肯定会有海幻兽做食材的。你让厨房给你做级好啦,至于这样吗?丢人不?”龙翔一边躲避一边说。

    “哼,不许笑,是朋友就不许笑!再笑就认他是朋友了。”单惊天见几人还笑,干脆威胁起来。

    “哈哈,走吧,我们带你去吃饭。昨天我们都问好了,外面不远有个餐馆的早餐有海幻兽熬的粥,味道不错。大早上的吃什么烤肉。”莫子卿拉住单惊天,安抚即将炸毛的他。

    “等千叶出来就可以走了。”贺岩面瘫的脸依旧面瘫,不过他刚刚还是痛快地掏了金币,而且眼里的笑意现在依然还在。

    等独孤千叶出来,一行7人沿着问的路找到了那家餐馆。那是街角一家不起眼的小店,不过他们来的时候里面已经很多吃早饭的人。他们去的时候只剩最后一张桌子了。

    “这里生意真好!”几人坐下,感叹道。

    “听说这是附近最好吃的早餐馆。”夜沧澜说。她拿起桌上的菜单,念道:“红鱼罗果粥,海参鱼粥,菲鲸鱼片……呃,怎么都是没听过的,这样也不知道什么好吃呀?”

    “管他听没听过过呢,”单惊天听夜沧澜念菜单的时候就已经不停地咽口水了,他对着店里忙碌的小二喊:“小二,小二,把你们这里最好吃的早点给我们一人先上一份。”

    “好的,各位稍等啊!”

    小二利落地给他们上了早饭,退回去的时候看到门口又进来一个人。看清来人,他急忙迎了上去,说道:“牛大师,您来啦?”

    “嗯,老规矩。”牛大师一边说一边往里面走。

    “哟,牛大师,对不住,现在已经没位置了。”小二笑着说道,“要不您等会儿?”

    来这里吃早饭的都是在神殿里有些地位或者有地位的家属,他也不敢随便叫谁走。

    “什么?今天怎么这么多人?”牛大师说,顺便看了一下满堂的人,突然发现一个让他痛恨的身影。

    “百里邪!”牛大师对着角落里的正在等饭的人大喊一声,“你居然真的敢到这里来!”

    独孤千叶正在和莫子卿他们吃饭聊天,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转过去一看,赫然便是当初在叶城被拍飞了的牛大师!她想过来圣海城会碰到他,没想到来的第二天就冤家路窄了!

    “他是谁啊?”单惊天问。

    “他就是我在叶城结怨的那个牛大师!”独孤千叶瞄了牛大师一眼,回头继续吃自己的早餐,还评论说,“这粥味道的确不错。”

    看到独孤千叶不理会自己,牛大师气愤非常。他一下子冲到他们桌子前面,指着独孤千叶说:“没想到你真敢来这里,不得不说你胆子很大。看来你是做好死的准备了!”

    独孤千叶拿纸擦了擦嘴,然后才开口说:“牛什么大师的,你是忘了上次怎么被拍飞的了?你现在还来,不得不说你的胆子也很大。看来你是做好再次飞翔的准备了。”说着她还把小九叫了出来。

    “哈哈——”

    听到独孤千叶的话,餐馆里其他人都笑了起来。这个牛大师仗着自己是牛炎的哥哥,又是个炼丹师,平日里得瑟得不得了,看谁都是高人一等的,对谁都是尖酸刻薄的。因为牛炎护短的个性,大家平时对他都是敬而远之的,有的对他甚至是厌恶的。今天看到他被别人如此奚落,顿时觉得畅快不已。连带着看独孤千叶嚣张的样子也觉得十分顺眼。

    “你、你……”牛大师被独孤千叶的话气得吐血,但是看到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小九,让他想起了上次被踹飞了的事情。听说这个百里邪是个什么都敢做的人,他还真怕她会暴打自己一顿。

    “你们等着。我弟弟明天就回来了。到时候看你怎么嚣张!”好汉不吃眼前亏,牛大师丢下一句狠话,在小九那红果果的眼神恐吓下仓皇而逃。

    “兄弟,你就这样让他走了?”单惊天望着独孤千叶,说:“好歹也要打一顿,让他见你一次躲你一次啊!”

    “他弟弟是雨殿殿主的弟子,雨殿的少殿主。今天要带我们参观的可是雨殿的人。”独孤千叶顿了顿说,“我们才来圣海城,还是不要那么高调的好。”

    “嗨,我还以为你怕了那什么牛炎呢。”单惊天说,“不过,你这样也算低调吗?”

    独孤千叶被单惊天的话噎住了。呃,这样不算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